【剑宫情事】【1~12.1章】【待续】

2020-09-15 18:10:04长篇连载696阅读


  第一章

  我是江南剑宫的主人,师父给我起名叫华天虹。无可否认,剑宫已成为天下白道的坚势力,而继承师父天下第一高手的我,斩杀无数淫贼与江湖败类,已隐隐与问心阁齐名,成为江湖第一人,其美女如云的宫殿让人向往和羡慕。我三十年前纵横江湖,为了师父的遗嘱,找到了昆仑山雪剑门被灭门后的唯一二位传人,风清剑任媚雪与她丈夫君子剑徐天行。他们当时并没有和我回剑宫,而在十 五年后,他们被仇家追杀,拼尽最后一口气,在华山的剑宫门前,将他们的女儿--一个粉妆玉琢的婴儿交给了我,并给了她的名字:徐盈盈。

  我从小不好女色,因此至今未娶妻。然而最近心火时常上涌,特别是在盈盈长大之后的娇人美态前。盈盈越长越漂亮,那倾国倾城的绝色,在1 4岁那年已被江湖百晓生评定为天下第一美人,每日上门求婚的少 年侠客数不胜数。而我,在她父母手上收下她时,我就已经收了她为义女,而她整天爹爹、爹爹地叫个不停,总是引发我的慈,还有面对毫无血缘关系的绝色美女的暧昧。这个小 女孩,终究是长大了。

  而我,还知道我在江湖上的另一个亲生女儿--问心阁的传人华纤纤,也是天下第二美人。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关系,除了她自己和她那可怜的母亲。她母亲温碧媛是在一次替天行道的过程中中了江湖第一采花贼花蝴蝶的「奇淫合欢散」,被我救下,却与我有了一夕之欢。而当时问心阁的传人是不允许出嫁的,更何况要嫁给一个三十 一岁比她大十几岁可以做她我的爹爹,虽然她当时强烈地爱着我,可因为我的冷酷无情,她最终回到了问心阁,那个生她养她的地方,对于数月之后的怀孕,她只字未提。后来我知道她难产而死时,我涌出了痛惜和深深的愧疚。

  因此我对纤纤比任何我都好,捧在手里怕化了。而她,带着母亲的幽怨和她对我的恨,从来对我不假颜色。但我知道,她对我,有一种深深的依恋。而且更使我害怕的是,这种依恋已经超越了女儿对我的儒慕和崇敬,我害怕,是不知它会走向何方。

  我已经四十八岁,我知道我已经老了。可是作为一个爹爹,由于二十 五年前追杀花蝴蝶时被金线蛇所咬而中了金线蛇毒。虽说不能直接致命,却也已融合在我体内,将我改造,让我成为夜夜无女不欢的好色之徒。我以无上玄功压制了二十多年,但因为我下身的肉棒是男子三大名器中的金刚宝杵,性欲特别强盛,最近心上欲火直升。特别是徐丫头直白地表达了她对我的爱意之后,那股邪火随着盈盈任我采摘的娇羞样越来越涨,几乎要脱出我的理智控制之外。我害怕,虽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我害怕我会淫玩我这个名义上的女儿。

  在平时她故意诱惑我而穿着简洁的装束时,我可以毫不费力就到她的乳罩,从她那宽松的白色长袍下,盈盈那条薄薄的亵裤也可以让我一览无遗,只要我一伸手,就可以轻易地从盈盈那条宽松的长袍下抚摸她那个坚实的美臀。

  盈盈是个丰满,性感的女神,面容绝世,身形苗条,玉峰高挺,美臀滚圆,玉腿修长,几近完美。如此美腿,是我所见过的女人之中,最性感,最诱人的一双。盈盈的胸部格外饱满,雪峰坚挺丰满。薄薄的肚兜遮挡不住红樱桃的形状,胸前两点,尖突圆润,看得我喉结上下涌动,吞下一大口口水。从后面看去,盈盈纤腰细细,盈盈一握香臀翘挺,白裙下摆刚到膝盖,露出半截结实的小腿。裙子松松的包在玉臀上,性感的胯骨是那幺丰隆诱人,走路时一摆一沟起我无限的遐想。盈盈两条结实健美的长腿更是有力的摆动,让我不禁想起被这两条有力的长腿夹紧会是什幺滋味。盈盈丰隆翘起的香臀被白裙包的紧紧的,由于裙子被汗水打湿,裙里非常窄小的内裤清晰的印了出来,盈盈弯腰露出的少半乳沟,我差点把持不住射出来。我偷偷打量着盈盈那双修长、雪白的玉腿,以及她胸前那对巍峨高耸、硕大浑圆的乳峰,盈盈练剑时,那巍颤颤、沉甸甸,随着盈盈的脚步不断弹荡的乳浪,让我看得口干舌燥、神魂颠倒。

  「爹,我回来了。」练剑的女儿盈盈刚回到紫檀木屋,放下了龙纹剑就扑到了我的面前,亲热的抱住了我的胳膊。龙纹剑是我在她10岁时送给她的礼物,是一口削金切玉的宝剑。人们常说女儿跟爹爹亲、儿子跟女儿亲,这个规律在我们之间也得到了验证,从懂事起盈盈跟我很亲,也是我无法拒绝她亲呢动作的原因。

  看着眼前发挽盘龙髻,用一支碧玉凤钗簪住,银白宫装,神态清冷从容,凤目媚惑,肌肤若雪却光彩内涵,容润含蓄,当真秀色照人,宛如明珠美玉,纯净无暇,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女儿,我心中却在隐隐作痛,因为她虽然爱上了我这个丑陋的老爹爹,但我却不能心无旁骛地爱她。虽然盈盈现在只有十 五岁,但是现在已经是天下第一美人,不知成熟后其风情会是怎样媚惑众生。心中微微叹了一口气,我伸手摸了摸女儿的秀发,柔声道:「盈盈,今儿个怎幺回雅竹小居住了?」「爹,你是不是过糊涂了,今天是你和我约定要陪我一起玩耍的啊。」盈盈有些不满的噘着嘴道,将小儿女的娇憨之态表现得淋漓尽致。我闻言默然,浑浑噩噩的我竟然忘记了今天的约定,我也猛然醒悟我不能在情海中徘徊下去了,要趁早做个决定。

  「盈盈,你说的不错,你爹爹的确是过糊涂了。」从对门听见动静过来的徒儿寒梅雪听了我和女儿的对话,说道:「盈,你不知道,师父昨天晚上一个人跑到山下去喝酒,结果喝得酩酊大罪,差点没把我吓死。」「啊--爹,这是真的吗?」望着女儿急切的眼神,我有些羞愧的点点头,都已经是四十好几的人了,还要让尚在稚龄的女儿来为我担心,我还真不是一个合格的我呃。看到我点头承认了,盈盈噘着嘴不高兴的细声道:「你怎幺能这样做呢?我知道我的突然告白让你十分紧张,但我已经失去了最亲的父母,难道要我再失去爹爹吗……」盈盈说着说着,突然扑到我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

  我一下子慌了手脚,有些手忙脚乱拍着盈盈的后背,柔声道:「孩子……别哭……别哭……是爹爹不好……爹爹以后不会再这样了……」「你保证?」怀里的女儿抬起了如梨花带雨的娇靥,一边抽泣一边望着我问道。「我保证。」我正色说道:「爹爹什幺时候骗过你?」「拉勾。」盈盈向我伸出了小拇指,我不禁哑然失笑,伸出小拇指和女儿拉了个勾。拉完勾后,盈盈脸上的表情马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露出了甜甜的笑容,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

  看着女儿带笑的娇靥上还带着点点泪痕,我不禁笑着伸手刮了一下女儿的小鼻子,取笑她道:「又哭又笑,小狗撒尿。」她美得胜过鲜花:纤侬合度的玉体娇躯、一颗风情万种的臻首微侧斜倚,纤弱的脖颈天鹅绒般柔美细致,秀美绝伦的脸蛋,只见眉挑双目,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樱唇微启,贝齿细露,水汪闪亮的双眸隐隐含着几分羞涩而又似乎有些挑逗的气息,混合着纯洁优雅、性感冶艳的气质。她身穿一件白色的连体宫装,更显得皮肤娇嫩白晰,泛着动人的光,婀娜的身姿被一层薄薄的布料包裹着,纤纤细腰如蛇一般扭转。两条玉臂宛转向后,她双手拢了一下瀑布般的长发,更显得胸前圆润饱满,半透的宫装似乎遮不住胸前的翘起,我可以明显的看出她玉峰顶上葡萄的轮廓。

  她的身材太惹火了,凹凸有致,玲珑剔透,蛮腰纤细,玉臀浑圆,她腹下那神密的三角地带,在白色中若隐若现,太勾人了,看得我心跳快速运行,全身血脉暴长,盯着她的酥胸,想象着她泳衣下那高耸挺拔的香峰粉红色的乳尖随着雨兰微微的娇喘,吁吁摇荡。她整个的身躯散发着无尽的青春活力,丰满、光泽、弹性十足,满头的青丝,齐整的梳向脑后,又乖巧地盘成一个发髻,骨肉均匀地身段凸凹毕现,波澜起伏,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出污泥而不泄的玉藕,颈脖圆长,温润如雪,充满奇妙的诱惑。她柳眉樱唇,明眸皓齿,云发雪肤;一双雪白亮丽、修长匀称的大腿缓缓的在白色宫装内摆动着,恍如天际游来的一条美人鱼。或者是淫心所动,这时,我突然做了个大胆的决定。

  我拥着她,手上下抚摸着她的背脊,然后不由自主的下滑,按在她的圆润玉臀上,轻轻抚捏。我可清楚的感觉到她裤内的轮廓!「爹,你坏嘛,我不理你了。」盈盈露出了一丝害羞的表情,红红的小脸在我胸前的风衣上狠狠擦了一把,然后娇笑着跑到了含笑看着我们这对父女的寒玉梅身边。寒玉梅是对我崇拜至极点的女徒爹爹。她认为自己配不上我,却认为只有盈盈能配上我。女儿的大胆示爱也是她一手促成的。而她对于我的崇拜,我甚至相信这个乖徒儿,即使为了我而死仍能做到毫不犹豫。

  对于女儿突然提出要搬回来住的要求,我的心中可是直打鼓。若是盈盈搬回雅竹小居住,那势必要给我增添不少麻烦;就像今天这样,我想我极有可能会让盈盈留下来过夜。我对自己现在的定力可是没有自信,若是盈盈老是要求跟我一起睡,那迟早还不得出事?「人家想多陪陪爹爹你嘛。」盈盈带着撒娇的口吻说道,看到我没什幺表示,盈盈有些着急的摇着我的胳膊道:「爹,你就答应我嘛,好不好吗?」仿佛怕我不答应,她又接着说道:「爹,你放心,我不会妨碍你的,大不了……大不了……让女儿来服侍你嘛。」上帝啊,这是一个十 五岁的女孩子说出来的吗?「你这孩子,说这话也不害羞?」说真的我都觉得有些脸红心热,盈盈却像是在说什幺很平常的事情似的,好像一点也没觉得这话有什幺不妥。

  「这有什幺好害羞的,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本来就会做那种事情的,爹爹你就是对我使坏我也是心甘情愿的!」盈盈的一句话差点让我连下巴都掉下来,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盈盈也醒悟自己一时说漏了嘴,有点不好意思的红着脸,玉鼻挺直,明亮的双眼好象也迷蒙着,一层湿润的雾气,她那绝世的身材,她那高雅的气质,特别是那双眼睛,象秋水,象望不见底的深潭。

  噢,我觉得自己的脸像发烧一样火辣辣的,在外人面前说这类东西,这真让我有些无地自容。本来想一口拒绝女儿搬回来住的要求,但是一想到她执拗的脾气,我还是做出了让步。我有些窘迫的将女儿从怀中扶起来,口中微责道:「你这孩子,我都替你脸红……好吧,你要搬回来就搬回来吧,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那就是剑术不能退步。要是你整天胡思乱想,影响了练剑,那你就乖乖回去给我住校,知道了?」「嗯,谢谢爹爹,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盈盈听到我答应了,高兴的跳起来,『啧』的一声在我脸颊上种了一棵草莓,然后娇笑着向卧室门口跑去:「爹,我好高兴,我现在去铺床。」跑到卧室门口她突然停下来,回头朝我嫣然一笑道:「爹,今晚我要跟你一个被窝,你可不许反对哦,因为今晚小绵羊要吃大灰狼,不是吗?咯咯……」「噢,天帝啊,救救我吧……」望着盈盈娇小的背影消失在卧室门口,我心中暗自祷告道。

  这个鬼丫头好像吃死了我似的,偏偏我又碍于她的『要挟』。可是想到今晚就能够淫玩女儿,天下第一美人的天之娇女,那份禁忌的快感让我内心一火热。也许我也意识到,随着金线蛇毒的影响,我正在成为一个无女不欢的淫魔。


  在空阔的浴池中,一个无比婀娜的女体正沉醉在鼓荡蒸腾的热气里,如初放鲜花般的五官是那样的松弛、那样的享受,放松下来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池中泡澡的美人儿彷佛再没有什麽奢求,只想好好地享用这迟来的休息。慢慢的起了身,她取过浴巾,仔仔细细地拭乾了自己好不容易放松下来的纤细胴体,一寸寸地将肌肤中所有的疲惫擦去。终于可以休息了!年轻美貌的美人为了这好不容易到手的放松而感叹,好不容易才让爹爹答应爱自己,这也让她着实不眠不休地专注了数日,真是疲累不堪。

  趁着爹爹还没来,就让我好好休息吧!盈盈这样想着,差点没说出口来。「啊!」盈盈躺在床上不由发出一声娇啼,她想到爹爹的大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摸索,每到一处都带起一片火热,逐寸逐寸的挑逗着她的肌肤,不一会儿她就感觉全身滚烫,春情逐渐泛滥开来。她清晰的感受到爹爹的搓揉捏捻,她仿佛看到自己的乳房在爹爹手中不断的变形,不由扭动起身子,玉手也情不自禁的放到胸前的玉峰上,隔着衣服轻轻的搓揉起来。她自己那实在的抚慰和爹爹不存在但却带给她强烈的快感交织在一起,很快就将她送到了云端。

  在梦中,爹爹拨掉了她的衣服,四肢和她纠缠在一起,两具赤裸的胴体相互挤压,她的玉手也随之钻进了自己的衣襟。不一会儿,一股强烈的挤压之后,她空虚的下体变得无比充实,她感到爹爹将头埋在自己胸间,大手玩弄着自己的双峰,分身在自己体内轻轻的抽动,她也习惯性的轻轻的扭动着身子,发泄着内心的欲望。对着镜子穿上肚兜,绑上了结子,她怜惜地看着遮不住的玉臂粉腿,真是愈看愈爱。这年轻的美人虽不入武林,也知江湖上将她和华纤纤列为两大绝色,却是无人可问津啊!不知那问心阁继承人是怎样的美丽呢!她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反正自己一辈子是只嫁爹爹的了,其余男人就别想拥有她了。

文本大小:373841字节
[ 此帖被君Ψ上在2013-02-28 22:48重新编辑 ]

扫描二维码手机看大片

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哦

今日热门小说专区更多

    今日热门图片专区更多

      最近更新 - RSS订阅 - 百度蜘蛛 - 谷歌地图 - 必应爬虫 - 搜狗蜘蛛 - 奇虎地图 - 神马爬虫  

      大屌视频|黑人大屌|白人大屌视频|大屌电影|巨屌视频|黑人巨屌|白人巨屌视频|巨屌电影。广告、友链等商务合作,请发邮件至:obligi.307.92@gmail.com

      绿色黑色黑金透明橙色蓝色粉色红色